德国杜塞尔多夫展览:中共湖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湖北省監察委員會

客戶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杜塞尔多夫机场攻略 >> 廉政要聞 >> 正文

依規依紀依法同步同向發力 ——湖北省“受賄行賄一起查”工作的實踐與思考

發布時間:2019-09-19 |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杜塞尔多夫机场攻略 www.uhalbu.com.cn

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湖北省紀檢監察機關立案調查涉嫌受賄違法犯罪案件904件、涉嫌行賄案件546件,依法對476名涉嫌受賄犯罪的公職人員和324名涉嫌行賄犯罪人員采取留置措施,已依法移送司法機關317名受賄人、158名行賄人,給予行賄違法監察對象黨紀政務處分222人。

黨的十九大報告旗幟鮮明提出“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堅決防止黨內形成利益集團”,體現了鮮明的問題導向和反腐敗斗爭深化發展的必然要求,對于有力削減存量、有效遏制增量,鞏固發展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構筑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和社會環境具有重要意義。

近期,湖北省紀委監委政策法規研究室對“受賄行賄一起查”工作的實踐探索、存在問題進行專題調研。

同步同向發力的實踐探索

同步調查,受賄行賄一同立案。在查處黨員領導干部、國家公職人員涉嫌受賄等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過程中,加大對行賄人的查處力度,做到同步留置、一起調查,對采取留置措施的行賄人同步辦理立案手續。如,省監委查辦的武漢市政府原黨組成員、副市長李某違紀違法案件中,同步留置了毛某某、陳某某等5名行賄人,快速鎖定了李某大部分受賄事實,大大縮短了取證周期,節約了調查資源。

指定管轄,受賄行賄一體調查。充分利用指定管轄政策,對重大復雜賄賂案件實行一體化辦案機制,即將賄賂案件中級別較高、違法犯罪問題嚴重的受賄案件作為主案由省監委牽頭查辦,行賄人相關線索和問題作為輔案指定下級監委查辦。案件進入司法環節后,由省監委協調司法機關管轄事宜,本著有利于主案起訴判決原則,合理安排主案、輔案起訴開庭的先后次序,在事實認定、證據采信、法律適用上一體統籌,有效保障辦案質量。如,在查辦國企巨蠹蔣某某系列案件中,省市縣三級監委參戰單位達十幾個,案件涉及境內外十多個地區,涉案行賄人20余人,省紀委監委通過一體化組織指揮,逐一查清行賄受賄事實,取得良好的辦案效果。

聚焦重點,受賄行賄共同打擊。工作中,聚焦腐敗多發領域和關鍵環節,在嚴肅查處受賄問題的同時,把多次行賄、數額巨大、長期“圍獵”黨員干部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的行賄人作為重點對象,從嚴處理,形成震懾效應。如,省監委在辦案中,發現武漢某公司董事長毛某某在黨的十八大后,向武漢某國企原黨委書記謝某某、武漢市原副市長李某等多名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反復拉攏腐蝕黨員領導干部,省監委迅速作出將毛某某案指定咸寧市監委管轄的決定,果斷對其采取留置措施,依法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

分類施策,受賄行賄同步處置。在對受賄案件進行審理處置時,連同行賄人一并提出處理意見,提交省紀委監委專題會議和常委會審議。如,省紀委監委查辦的黃岡市政府原副市長、市公安局原黨委書記、局長汪某某案件中,對行賄數額巨大的王某某、盛某某等人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對達不到入罪標準、有行賄行為的王某某,徐某某等黨員干部運用“四種形態”,給予黨紀政務處分或組織處理;對魏某某、王某某等“兩非”行賄人同時犯有容留他人吸毒等違法犯罪問題,移交公安機關依法處理;對其他情節輕微的“兩非”人員,進行批評教育,予以結案。

積極穩妥,服務保障企業發展。湖北省紀委監委專門出臺關于紀檢監察機關服務保障企業發展的十二條措施,對查辦涉企行賄案件提出三項要求:一是規范審慎查辦涉企案件。需要企業經營者協助調查時,既要查清問題,也要切實?;て浜戲ǖ娜松硨筒撇ㄒ?,保障企業合法經營。對于積極配合調查的,一般不凍結企業及關聯方賬戶、財產,不查封、扣押企業財物。二是嚴格慎用留置措施。凡積極配合調查的,一般不對企業負責人、科研技術骨干和關鍵崗位人員采取留置和限制出境等措施。對于依法留置的企業涉案人員,主動交代涉嫌違法犯罪問題,并愿意繼續配合調查的,可依法解除留置。如,省紀委監委今年查辦的一廳級干部受賄案件中,武漢一公司涉嫌單位行賄500萬元,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積極配合組織調查,如實供述問題,主動安排公司人員加班查詢關鍵書證材料,省紀委監委最終未對李某采取留置及相關措施,保障企業合法經營。三是注意維護企業聲譽。穩妥發布涉企案件信息,一般不點名道姓曝光涉案企業,不發布有損企業聲譽的相關信息,避免因辦案方式方法不當給企業造成負面影響。

調研顯示,“受賄行賄一起查”是有效防止和懲治腐敗的重要舉措,但在實際工作中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問題。如,構成行賄犯罪的一個核心問題是謀取了“不正當利益”,而實踐中對“不正當利益”并不能形成清晰界定的統一標準,需要區分不同情形進而酌情把握。對行賄人獲取的非財產性不正當利益能夠通過協調相關黨委部門、行政單位予以取消、撤銷或者糾正等,但對財產性利益特別是間接財產性利益難以準確認定。對存在行賄行為但不構成犯罪的“兩非”行賄人缺少有效的懲戒手段。

完善一追到底的制度機制

健全完善法律規范。完善對行賄行為懲處的相關法律法規,特別是對“不正當利益”“單位行賄與個人行賄”等焦點問題,按照從嚴標準,作出明確界定或解釋,便于紀檢監察機關和司法機關在實踐工作中準確把握和運用,使行賄行為受到應有的懲處。

建立廉潔承諾制度。對于那些有行賄行為但不構成犯罪的“兩非”人員,應當切實完善懲戒措施,比如建立具結悔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九條對妨礙行政訴訟行為規定的一種處理方式)、廉潔承諾等制度,由監察機關對其進行批評教育,簽署廉潔承諾書,并予以結案。對違反廉潔承諾的單位和個人,一律列入負面清單予以公示懲戒。

建立健全行賄檔案數據信息庫。建議在原檢察機關管理的行賄檔案基礎上,按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要求對原有檔案進行融合完善,將涉嫌行賄信息分級列入信息庫,逐步擴展行賄檔案涵蓋范圍,規范和完善行賄檔案查詢制度,加強與稅務、財政、金融、招投標管理等部門協作,對列入“黑名單”的行賄單位及行賄人在市場準入、經營資質、貸款條件、投標資格等方面作出限制性規定,并定期向社會公開曝光,助力社會誠信體系建設,增加行賄成本,讓行賄者寸步難行。

建立健全行賄行為不正當利益追繳制度。刑法第六十四條和《關于辦理行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均對追繳不正當利益作出了明確規定。但由于這些規定是原則性規定,對于行賄行為不正當利益的追繳,還沒有形成明確而系統的操作體系,各地相關追繳工作難度不同程度存在。對此,建議進一步建立追贓和追繳不正當利益工作的相關制度,明確不正當利益追繳的條件、程序、范圍、主體和責任,明確不正當利益的認定、計算標準、監督及救濟制度等,明確監察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責任,并制定統一的追繳文書。對行賄人通過行賄獲取的財產性利益以外的政治待遇、職務晉升、資格資質、榮譽獎勵等其他不正當利益,也要進一步明確由相關主管部門予以處理,對“圍獵者”一追到底。(湖北省紀委監委政策法規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