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杜塞尔多夫房车展:中共湖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湖北省監察委員會

客戶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杜塞尔多夫机场攻略 >> 圖片新聞 >> 正文

歷史的教訓①《阿房宮賦》:驕奢亡國

發布時間:2019-10-09 |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杜塞尔多夫机场攻略 www.uhalbu.com.cn

編者按:

近日,《求是》雜志發表了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文章《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要一以貫之》。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回望歷史,深刻總結秦、漢、唐、清等封建王朝之所以未能擺脫盛極而衰的歷史悲劇,一個共同也是極其重要的原因就是統治集團貪圖享樂、窮奢極欲,昏庸無道、荒淫無恥,吏治腐敗、權以賄成,又自己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明末農民起義、晚清太平天國運動等農民起義軍先勝后敗,除封建政權殘酷鎮壓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農民起義隊伍不能解決好自身存在的問題。

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讓我們一起重讀六篇古文,重溫歷史故事,以史為鑒,進一步堅定自我革命的高度自覺,將新時代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進行到底。
 

《阿房宮賦》:驕奢亡國

我經常講到歷史周期率問題,這的確是我國歷史上封建王朝擺脫不了的宿命。秦始皇統一天下后,窮奢極欲、揮霍無度,搜刮民財、征用民力,陳勝、吳廣揭竿而起,四方響應,函谷關被攻破,項羽放了一把火,富麗堂皇的阿房宮變成一片焦土。后人感嘆說:“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使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strong>

——《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要一以貫之》(2019年10月2日)

《阿房宮賦》是唐代詩人杜牧對秦朝由興到亡短暫歷史的總結。秦朝是我國第一個完成統一大業的朝代。然而,從公元前221年嬴政統一中國,到公元前206年秦王子嬰歸降劉邦,前后只有15年,可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文章開篇僅用了十二個字,既寫出了秦始皇一統天下的豪邁氣概,也寫出了阿房宮興建營造時的非同凡響。秦朝統一后,在政治、軍事、經濟等方面推行了一系列新的政策與改革,建立了皇帝制度、三公九卿制與郡縣制為基礎的中央集權制,統一了文字、貨幣與度量衡。然而,史書中的秦始皇,既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也是一位殘酷奢侈的暴君。在還沒有統一六國之前,他就已經有不少宮殿,而在統一六國期間,更是大興土木。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秦國有“關中計宮三百,關外四百余”,整個關中地區,自渭河以北,雍門以東,直到涇河一帶全部都是宮殿群,咸陽都城附近的270座宮殿之間還用復道、閣道、甬道等建筑連接起來。

阿房宮始建于公元前212年。今天西安阿房宮遺址公園保存著阿房宮前殿的夯土臺基,勘測后的實際長度為1320米,寬度為420米,最高處高約7到9米,199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定為世界上最大的宮殿基址。它到底有多奇麗壯觀呢?“覆壓三百余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墻?!貝尤采峽匆丫切畚白忱?,再看“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的亭臺樓閣,更是巧奪天工。宮內收集的珍寶不計其數,“鼎鐺玉石,金塊珠礫,棄擲邐迤”,寶鼎被當作鍋具,美玉被當作頑石,黃金被當作土塊,珍珠被當作砂礫,隨便丟棄也不覺得可惜。宮內歌舞之盛同樣讓人難以想象:“歌臺暖響,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風雨凄凄”, 秦皇若在之處,則歌臺春暖,不在之處,則舞殿風凄,以至于出現“一日之內,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的怪現象。殿內宮人為了能見皇帝一眼,每日梳妝打扮,“一肌一容,盡態極妍”,然而“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有些人竟這樣等了三十六年都始終未能得見。

為了修建這樣一座奢華的宮殿,秦始皇動用了大量的人力、財力、物力——“使負棟之柱,多于南畝之農夫;架梁之椽,多于機上之工女;釘頭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縫參差,多于周身之帛縷……”百姓生計無比艱難,社會矛盾不斷加劇,民間甚至流傳著“阿房阿房亡始皇”的民謠。

于是,“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杜牧用短促有力的文字,收束了對于阿房宮之事的敘述,非常簡潔地概括了秦皇無道導致農民起義、宮殿被焚的后果,將秦朝的毀滅,總結為秦皇驕奢淫逸,自取滅亡:“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使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

或許有人會說,杜牧如此詳細地描寫了阿房宮的奢華,可到了總結秦朝亡國的原因的時候,卻只用了這樣寥寥幾句話,是不是會顯得太簡單了呢?

一點都不簡單。因為,對于秦朝統治者的斥責,是貫穿全文的。杜牧寫了阿房宮的奇麗,寫了宮中美女的情態,寫了堆積如山、被隨意放置、視若瓦礫的珍寶,這極盡鋪陳夸張之描寫,一方面體現了賦這種文體的特色,另一方面則更形象真切地說明了統治者的窮奢極欲、揮霍無度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而維持這種生活只有一個辦法——搜刮民財、征用民力。就好像《古文觀止》中評價的那樣:“前幅極寫阿房之瑰麗,不是羨慕其奢華,正以見驕橫斂怨之至,而民不堪命也,便伏有不愛六國之人意在?!?

沉于奢、施暴政,必然將百姓置于與自己完全對立的地位,當百姓們再也無法忍受之時,就是統治者的覆亡之日。秦王朝如此,秦王朝之后的一個個封建王朝、封建政權也是如此。

歷史是一面鏡子,讀“前車之鑒”是為了走“明日之路”。正如杜牧在文章結尾處所指出的:“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敝泄膊呈僑娜馕嗣穹竦惱?,新中國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同封建王朝有著本質區別,但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習近平總書記之所以反復強調歷史周期率問題,就是為了告誡全黨,任何一個政權,建立不容易,保持興旺發達、長治久安,也不容易?!懊骶鄧哉招?,古事所以知今?!貝永分屑橙【榻萄?,我們方能立得住、行得穩、走得遠。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郝思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