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塞尔多夫房价:

【我在監督執紀第一線】一口水井

杜塞尔多夫机场攻略 www.uhalbu.com.cn

看到一張2萬元違規資金歸回集體賬戶的票據后,我終于如釋重負的笑了。

這事兒還得從今年5月講起,那天天氣非常炎熱,走幾步路就一身汗,書記帶著我到某村了解案件情況。一沓沓厚厚的賬目,看得我直報怨,書記卻耐心地教導我:“小吳啊,查賬是紀委辦案重要的環節和手段,很多違規問題,往往就潛藏在貌似天衣無縫的賬目里。別看賬本小,里頭學問可大著呢,一定得瞅仔細了?!?

“這筆核銷單,你仔細查查,看有沒有什么問題?”和書記一起辦案,他總是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刨根問底,不放過一個線索。

我接過賬本,2012年3月7日該村核銷了一筆村集體修建水井款3.5萬元,核銷單上有時任村書記馮某簽名,后附了一張該村村民趙某領取3.5萬元的領條。

經過多方調查,很快“真相大白”:2011年趙某打算在該村集體小溝林場內修建水井,用于自己汽配廠生產,給村委會報告后,因村林場灌溉也需要水,而且為了支持村企業發展,村委會同意讓趙某修建水井,費用在村集體核銷。由于早期村級一些小項目建設不規范,常出現無預算、無施工合同、無驗收報告、無完稅發票等一些常見的問題。

了解到這些,我將其簡單定性為村級項目管理不規范。給書記匯報后,書記馬上提出了疑問:“你去實地現場看過嗎?水井有多大?平時水井主要的用途是什么?”

“我沒有去看過,這些問題還不清楚......”一個本應想到的簡單問題問住了我,也讓我立刻認識到自己的考慮還不全面,有些坐不住了。

“你要知道在農村修建水井,一般是花不了這么多錢的,只有看到實物,大概估算值不值這么多錢。為什么項目工程都需要審計啊,沒有第三方審計監督,款項撥付多少到底誰說了算呢?”我頓時愣住了。

書記看出了我的窘迫,拍拍我的肩膀:“明天,我們去實地看一看?!?

6月12日,頂著炎炎烈日,我和書記跟著帶路的村民一起找到了村林場內的水井,拉著小皮尺開始測量。

“長約1.5米,深約7米。井壁都是石頭堆砌,井沿抹了一些混凝土,應該沒有花到3.5萬?!泵娑圓飭康氖?,書記微微皺起了眉頭。

隨著調查深入,我們發現,馮某與趙某居然還有“親戚”關系,趙某的媳婦曾拜馮某為干爹。這讓我們更加認定這里面有“貓膩”。

隨后,我們邀請審計公司進行測量認定,最終審計該水井直接費用約1.5萬元。

“村民趙某多領取了2萬元修建水井工程款,而馮某從中起了決定性作用......”在我分析完后,書記贊許地點了點頭。

當一切事實擺在面前,村民趙某主動退回2萬元修建水井工程款。原村書記馮某也因優親厚友被立案審查。

這次案件讓我深深感觸到,在執紀監督工作中,要一丁點疑問都不能放過,更不能停留在表象,要多去實地看一看、走一走才能了解真實情況。紀檢監察干部擔子重、責任大,在監督執紀工作的道路上,我還需要多多磨練,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優秀的紀檢監察干部。(吳小虎)